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山炼铁

炼身体,炼灵魂。做健康的人,做高尚的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  

2014-06-27 06:54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本文来自网络新闻)

等了差不多20分钟,王成松才来到社区活动中心,前来与女儿认亲。他驼着背,手里提着一把椅子,腰间别着一把钳子,裤子上的拉链半开着。期待了许久的女儿王秀兰试图上前搀扶,王成松把椅子摔在地上,非常暴躁地大声喊到:还没有确认是不是我的女儿,你急什么。“请在座的不要插话,我要问她一些话,谁要插话,别怪我发火。”王成松说,他的手不停地颤抖。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。王秀兰尴尬地站在一边,不知道该不该喊一声“爸爸”。这是624日上午1040分,“跨越海峡的团聚”中国大陆访问团抵达台湾宜兰县三星乡尚武村,访问团成员之一的王秀兰,将在这里与失散67年的父亲相见。

半年前的201311月,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接到台湾志愿者转来的一份寻亲信息,信息来源于台湾《联合报》的报道,称102岁的独居老兵汪呈松,希望找到失散超过1甲子的大陆家人。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紧急启动为台湾老兵寻亲项目,在当天晚上联系到了尚武村村长陈慧琳,进一步核实了相关信息:老人出生在江苏省姜堰市曲塘镇王垛村,妻子叫邵秀贞,女儿叫王秀兰,大哥叫王成根,二哥叫王成盐,三哥叫王成进。网友提供资料,说原来的曲塘镇王垛村,应该是现在的海安县雅周镇王垛村。工作人员立即联系到王垛村警务室的陈警察,陈警察查询了相关户籍资料,当地有三个王秀兰,其中有一位68岁的王秀兰很有可能就是老兵的女儿。户籍资料显示,王秀兰的父亲是王成进,和老兵的三哥名字相符。工作人员拨通警方提供的王秀兰的电话,说明情况后,对方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,突然号嚎大哭。王秀兰说,两岁的时候,父亲就被抓壮丁,后来说是死在了战场,她逢年过节还烧些纸钱给父亲,怎么父亲就有消息了。王秀兰有些不敢相信,但工作人员告诉了她三个伯父的名字,完全符合。疑惑的地方是,她的父亲叫王成松,但台湾传来的信息却是汪呈松;还有,父亲只有87岁,台湾的信息却说是102岁。是,或不是?两岸的志愿者经过了多次的信息核对,依然无法确认。

    王成松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被抓壮丁时的场景,那是在1948年的一天,他上街去买盐,突然响起了枪声,街道两旁的人四散而去。慌乱之际,他听到不远处几个端着枪的人喊:别跑,我们是新四军。王成松想了下,自己人。结果这些扛枪的人,强行拉起他就走,到了镇了,甩给他一身黄皮军装让穿上,王成松一看,知道是国民党的兵,心想坏了。他告诉对方,他的女儿刚刚两岁,对方拿抢顶到他的头上说:你是要命还是要女儿?

王成松的部队是21军,第一仗是在江苏江阴开打,但很快战败,部队撤至上海。19495月,驻守上海的21军大部分被解放军歼灭,王成松成了战俘。“年龄大的,解放军都让回家去了,我年龄小,就要加入解放军。”王成松说。他记的,解放军的那位连长是他的老乡,还是一位远房亲戚。战争还在继续。王成松随着部队南下攻打厦门,直到当年10月,王成松的部队被命令登陆金门。“我在机炮连,负责运送子弹。刚一登陆,就听见重机枪的声音,嗒嗒嗒、嗒嗒嗒,上面是飞机扔燃烧弹。”王成松回忆,身边的战友不停地再哭。对于这场战斗,王成松说,死了是命,不死是命好。“妈比。”在讲到金门登陆战时,王成松开始粗口,“我们前方部队攻上去了,潮水一落,后方部队没有上来。”王成松的脚部中弹,成了战俘,重返国军,成为驻守台湾的18军的一名士兵。他的上级,依然是一位江苏老乡,“妈比,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。”

      大约在20多年前,王秀兰收到当地民政部门发放的烈士证。在此前,她早就听养母说,她的父亲在解放战争中牺牲,死在哪里,怎么死的,一概不知。两三年前,当地的民政部门开始给她每月200元的抚恤金。在王秀兰7岁时,母亲改嫁,她被过继给三伯父。等到她长大懂事的时候,养母从箱底拿出了两块银元,说这是她的父亲从战场上托人带回来的。这成了父亲唯一的遗物,即使在最为困难时,王秀兰也没舍得变卖,至今依然保存。逢年过节,王秀兰都会给父亲烧些纸钱,直到201311月,在接到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的电话后,她才停下来。台湾志愿者将汪呈松的照片传给她,她看了一眼就说:这肯定是我的父亲。她告诉基金会,希望尽快能接她的父亲回家,“不知道爸爸的消息就算了,现在知道了,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,我想知道,他想不想这个女儿?”而台湾方面,一直没有回音。

20143月,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开始筹备“跨越海峡的团聚”中国大陆访问团赴台寻亲活动,王秀兰和丈夫、女婿一同随行。622,访问团抵达台湾。香港航空为全体成员免费提供了往返机票,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先生赞助了部分费用。

 “我来问你,你有几个伯父,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?”汪呈松一脸严肃地向坐在他对面的王秀兰发问。王秀兰一一作答。汪呈松立马说,这不算,这些名字之前已经告诉过你,“我再问你,你的奶奶叫什么名字?”王秀兰很紧张地说她不知道,因为她出生的时候奶奶早就过世了。“不对,你说错了。”汪呈松有些恼怒,并提醒旁边退辅会的工作人员,“你记下来,她不知道。”王秀兰补充说:“您问的奶奶,是不是您的母亲,她早就过世了,您说的奶奶,是不是您的大妈,当时照顾您的大妈,我也叫奶奶。”汪呈松没有回应,接着问:“我再问你,你的母亲,她的娘家是哪里的?”王秀兰作了回答。对方又接着问,家里吃的水是从哪里来,家里种的地在什么地方,并在地上用手指比划。汪呈松不停地问了一个多小时,始终不做任何表态。王秀兰不停地抹着眼泪,她盯着对面离她有两米远的爸爸,不敢错过一句询问。在旁边的女婿不停地提醒她,用家乡话说,用家乡话说!气氛越来越紧张。在对方沉默的空隙,王秀兰问:“您是不是曾托人给我带回来两个银元?”汪呈松愣了一下,回答是的。语气开始缓和。之后,他转身对旁边的退辅会的工作人员说,“午饭怎么安排,我请他们吃午饭。”听到这里,王秀兰一下子扑倒在汪呈松的怀里,失声痛哭,她说:“你不是我的爸爸,你还能是谁呢?你认不认这个女儿,女儿想你,别的人都有爸爸,但我没有,我一辈子都没有爸爸。”汪呈松抱着王秀兰的头,这位倔强的老兵顿时泪流满面,说,“我也想你,我怎么能不想你。”

身为“双面战俘”,汪呈松在台湾过得并不如意,1955年退役后,以捡破烂为生,居无定所,睡过车站,睡过树下,有一年过年没吃的,就去捡别人丢在水沟里的臭猪皮,“那个臭呀,但没办法,为了填饱肚子。”他的邻居说,大概在40多年前,汪呈松租了公路旁边一间很小的房子,开始独居生活。他的性格很孤僻,也很暴躁,退辅会安排他去荣民之家养老,他不愿意去。这所位于公路旁边的小房子,经常漏雨。两年前,汪呈松给屋顶铺上了一层沥清。房子里,堆满了捡来的破烂。房间没有窗户,也没有卫生间。房子有两道门,即使前往隔壁的社区中心认亲时,汪呈松依然会把两道门都锁上,而且会在外面的那道门上,加上两把铁链,并且用10多根绑丝,一根一根地把门框和铁链缠起来。每次锁门,至少会花去半个小时。他别在腰间的钳子,就是用来拧绑丝用。

汪呈松说,他本来姓王,到台湾后,排长姓汪,就给他登记成汪字。至于名字,是呈松,还是成松,他不知道,因为他不会写字。直到认了女儿王秀兰,他才知道,他的名字是王成松,而他的年龄,也不是102岁,而是87岁。

认了女儿后,汪呈松有些埋怨地说,他在台湾开放老兵回乡时,曾给家里写过几封信,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王秀兰立马解释,家里没有收到过任何来信。王秀兰说,听别人说,小时候爸爸叫自己丫头。汪呈松否认,说:“我小时候叫你宝贝,你现在还是我的宝贝。”说到这里,父女俩个的手拉在一起,轻松地笑了起来。

退辅会的工作人员建议父女两个做一个DNA鉴定,汪呈松坚决不同意。但当听说有了这个认亲证明后,女儿王秀兰赴台就会很简单时,汪呈松答应了。王秀兰所在的区域,并不在自由行的范围之内,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为了帮助王秀兰赴台,仅办理手续的时间花费了近两个月。王秀兰告诉爸爸,希望能接他回到江苏老家居住,汪呈松一口否决,说还没有想好。其实就在不久前,他还致信马英九,希望能回大陆定居。汪呈松很得意地说,马英九“总统”还给他回了信,允许他回到大陆。其实对于汪呈松来说,他回大陆一事,根本不需要经过“总统”批准。但是他觉得,他要政府给他一笔钱养老,他才可以回去。女儿王秀兰说,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好,住的是三层的小楼房,根本不需要他一分钱,但这位父亲依然倔强地拒绝了女儿。衣锦还乡,是每一位出征的士兵的梦想。

在向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谈到当年参加解放军的经历时,汪呈松环顾四周,压低声音说:“别让这里的人听到。”而在当年台湾开放老兵返乡时,他没有回家寻亲,除过没有路费外,他还担心他的身份,会给他的宝贝女儿带来麻烦。

这位至今没明白当年为什么“自己人打自己人”的双面战俘,他的大半生,一直处于政治与人性的交织之中。他出门时,会花上半个小时用绑丝将铁门缠绕得结结实实,他害怕的,或许并不是小偷,他内心的恐惧与不安,源自何处?

汪呈松是否愿意回家,还在纠结中。对于两岸官方,需要面对的一个尴尬的问题是,台湾“总统府”每年都会给汪呈松送上一份“百岁老兵贺礼”,但直至今天,才证实他的实际年龄只有87岁,这份礼物明年还送不送?而在大陆,早已认定他是一个烈士,民政部门每个月都会给他的女儿发放200元的抚恤金,这个钱,还发不发?
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  王秀兰扑在爸爸怀里,失声痛哭。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  每次出门,汪呈松都在铁门上缠上10多根绑丝。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 汪呈松看着女儿身份证上的照片,开玩笑说:怎么像个男孩子。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  汪呈松住的地方,没有窗户,堆满了捡来的垃圾。
跨越海峡,失散父女67年之后终相见 - 龙山炼铁 - 龙山炼铁
 王秀兰扑在爸爸怀里,失声痛哭。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1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